美国前财政部长是如何看待当前美国通胀数据的?

明毅基金   2022-06-24 本文章9阅读

近期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发文分析了美国的通胀数据,该文章指出,美国的通胀水平比预想的更接近1980年代的峰值,当前的CPI远低于1980年代的CPI是由于统计方法的差异造成的,并认为美国发生滞涨的可能性很大。这一言论引起市场热议,就连美国总统拜登都闻讯与其交流,当然,美国总统拜登会后重申,美国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


萨默斯何许人也?萨默斯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现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曾任哈佛大学校长,是经济学界最后一个通才保罗.萨缪尔森的侄子,在克林顿时期担任第71任美国财政部部长(成功协助克林顿总统实现了美国财政盈余),2009—2011年执掌国家经济委员会(NEC),成为奥巴马经济政策的总设计师,是公认的经济学界泰斗。


目前市场上关于美国通胀的分析有很多,Bolhuis, Cramer, 和Summers在今年6月份的NBER论文Comparing Past and Present Inflation为我们窥探美国的真实通胀提供了新的视角。



美国近期的大通胀之下,市场难免会将当前与1980年代相对比,5月美国CPI同比为8.6%,而1980年3月,美国CPI同比峰值达到14.8%。部分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与1980年代相比,目前要回到2%的水平,需要的CPI下降幅度要小得多,美联储或许可以在不引发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把通胀下降到正常水平。但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等经济学家在最新的研究中发现,控制通胀要比很多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所认为的更加困难。美联储目前的政策增加了美国经济陷入滞涨的可能,要想解决通胀,美联储需要采用与沃尔克时期强度相当的紧缩政策。


Bolhuis, Cramer, 和Summers在今年6月份的NBER论文Comparing Past and Present Inflation中指出,二战之后CPI指数的计算方式发生了多次变化,当前CPI的构成与上世纪80年代沃尔克担任美联储主席时期的CPI的构成不同,所以直接比较当前的CPI与沃尔克时期的CPI并不合理。今年4月份美国的CPI为8.3%,略低于3月份的8.5%,尽管达到近40年的高点,但仍远低于1980年3月的14.8%。1980年代之前的CPI计算方法使得沃尔克时期的CPI在紧缩周期开始的时候显得偏高,并且下降很快(CPI在1983年7月下降到2.5%)。


住房成本在美国CPI统计中占据的权重最大。住房不仅是普通居民一生中最大的固定资产投资,还兼具消费属性,为居民提供住处。1983年以前,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BLS)统计住房CPI时没有区分住房的这两种属性,采用的指标综合考虑住房的价格、按揭利率、房产税、保险以及维护成本,会考虑购房支出和按当期按揭利率计算出的总利息。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对按揭利率的影响,货币政策会直接影响住房成本的核算,使得CPI的计算产生偏差。在1983年以前,住房CPI几乎与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动保持同步。


在1983年之后,BLS采用了新的住房成本的衡量指标——所有者等价租金(Owners’ Equivalent Rent, OER)。OER估算居民的房屋在租赁市场上的租金收入,从而把住房的投资属性与消费属性分离,OER只考虑住房的消费属性。于是在1983年后,住房CPI的波动性大幅减小(房租的波动性远小于房价的波动性),与租金CPI的相关性加强。在1983年之后,住房产生的CPI在CPI篮子中的权重大幅降低。


111_A1B11.png


当前的通胀水平实际与1980年代的通胀峰值更加接近,而控制通胀的难度则高于当年。20世纪50年代,食品和服装这些价格更具弹性的商品在CPI篮子中的占比接近50%,所以实行紧缩政策时CPI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大幅下降。现在的CPI篮子中食品和服装的占比仅为17%,其他主要是价格更具粘性的商品,使得在今天降低CPI的难度变大。如果采用当前CPI的统计方法,沃尔克时期CPI 的峰值会从1980年3月的14.8%降为11.4%,与当前的CPI差距缩小为3个百分点;沃尔克时期实行紧缩政策的CPI降幅会变为5个百分点,远低于官方报告的11个百分点。现在要让美国的核心CPI回落到2个百分点,同样需要5个百分点的CPI降幅,美国需要实施与沃尔克时期相当强度的紧缩政策,沃克尔的货币紧缩政策把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10%,在1980年代早期最高曾达到20%,而现在美联储的加息水平远低于当年。


住房在CPI统计中的高权重以及租金的持续上涨,使得通胀水平有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走高。到2022年底,住房的CPI可能会达到7%,使得控制通胀的难度增加。


通货膨胀是指一个经济体内商品和服务价格的整体持续性上涨,与该经济体中单位货币的购买力逐渐降低相对应。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涨幅超过工资时,经济中的个体就需要花费更多的钱来购买生活必需品,导致个体的经济状况恶化。通货膨胀的产生主要有两种驱动力:需求拉动型通胀和成本推动型通胀。


对于需求拉动型通胀,经济中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超过经济体自身的生产能力,供给短缺拉动价格上涨,产生通货膨胀。对于成本推动型通胀,上游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成本增加传导给下游,导致下游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产生通货膨胀。例如石油危机导致石油供给减少,汽油价格上升,而汽油是重要的上游原材料,上游成本的增加最终会传导给下游,导致通货膨胀。美国本轮通货膨胀是由需求拉动和成本推动共同产生的。


萨默斯最早在2021年4月份指出,拜登政府的大规模财政刺激超过了经济缺口,可能会导致不断上升的通胀和不断上升的通胀预期,当美联储感到有必要扭转宽松的货币政策,大幅提高利率时,就可能将经济推向衰退。但是当时的美联储官员和主流经济学家认为即便产生通胀,也会是暂时的。2021年6月,萨默斯和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在出席卡塔尔经济论坛时都表示,美国经济正在走向过热和通胀,可能会威胁经济复苏。2022年6月,萨默斯表示,把当前的通胀水平降到2%的目标同时而不引发经济衰退,在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关于通胀度量指标潜在的问题,中国也进行过相关的讨论。2020年11月27日,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发表文章《拓展通货膨胀的概念与度量》,公开讨论了通胀指标没有考虑房价上涨的现实。周小川指出,传统的通胀度量较少包含资产价格会带来数据的失真。过去把住房视为投资,价格变化不计入CPI,后来租房可以计入CPI,但是在CPI篮子中的权重偏小,再后来主张把自住房用类比租金来计量,但是住房权重相比还是很小。当城镇化成为多数人工作、生活的必然选择,城市可用地变得稀缺且昂贵,使得通胀度量无法再无视或者低估住房的因素,资产价格对生活质量与支出结构的影响是不能忽略的。


物价水平主要通过CPI反映,CPI反映的物价水平变动较低与居民感叹“手中的钱不值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国内目前的CPI计算中,住房作为投资类商品,是不计入CPI的,但是这种不计入资产价格上涨的CPI会存在失真,和居民对物价的感受形成反差。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表示,作为通胀是货币政策的重要目标,不应该只看CPI,应该结合很多别的指数一起看。货币政策需要关注广义的价格变动,只盯住狭义的物价指数可能产生偏差。资产价格的变动会产生溢出效应,最终传导到一般性商品,即一般商品价格的变动会滞后于广义价格指数的变动,政策制定应该参考包含资产价格变化的广义价格指数。考虑到全国范围内不同地区的差异性,制定广义价格指数的难度和重要性一样大。








重要声明:本平台所发布文章仅供参考,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销售要约,投资者不应当以文章内容信息取代其独立判断或依据该信息做出投资决策,对于投资者依据文章信息进行投资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司不承担任何责任。私募基金有风险,投资者应仔细审阅相关私募基金的合同文件,全面了解风险后,结合自身投资需求、投资经验以及风险承受能力做出投资决策。


版权声明:本平台所载文章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以及版面设计)等著作权在内的所有权利归明毅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所有。如需引用或转载,应当注明出处,且不得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违者我司有权追究侵权者责任并要求赔偿损失。


END





关于我们

明毅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毅基金”)是一家专注债券市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 

明毅基金成立于2012年,2014年成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员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会员。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