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看待供货商配送时间对PMI的拖累

明毅基金   2022-07-12 本文章7阅读

6月制造业PMI指数达到了50.2%,重回荣枯线,环比增加0.6个百分点,但似乎相对于市场51-52的预期仍然偏低。一些观点认为,是大幅改善的供货商配送时间拖累了指数总体表现,并将配送时间分项剔除出指数,认为这样才能体现实质性的PMI恢复。对此我们的观点是,配送时间对PMI的影响需要客观看待,它的确明显地收窄了整体指数的振幅,但它并不是仅在疫情期间便突然变成了“反向指标”。同时要明确,观察PMI时前后参照的数据统计口径要保持一致,切忌随意改变口径,以免判断失真。


 首先,我们来明晰为何会有“配送时间拖累PMI”的说法。制造业PMI的计算公式为:


PMI=新订单*30%+生产*25%+从业人员*20%+(1-供货商配送时间)*15%+原材料库存*10%


当配送时间越慢,供货商配送时间PMI就越小,因此(1-配送时间)便越大,也就是说该分项本身与总指数是负相关关系。这背后体现出的逻辑是,经济繁荣的时候,物流运输势必会较为拥堵,因此配送时间越慢代表经济越好。然而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多地采取的交运政策同样限制了物流运输,但这并非是经济繁荣的结果,反而代表着对经济活动的压制,此时配送时间将会导致PMI的虚高。解封之后,配送效率大幅恢复,PMI分项(1-供应商配送时间)变小但经济实际上是在复苏的。因此看起来像是配送时间分项拖累了制造业PMI的恢复。


2.1.jpg


其实从上文的分析不难发现,在新冠疫情期间,经济下行时配送时间能支撑PMI不下滑太快,而在经济复苏时会拖累PMI的恢复速度,整体来讲降低了数据的波动。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拖累并非个例。当我们将配送时间分项剔除,其他分项按照权重归一化之后,发现2008年金融危机时PMI的表现与新冠疫情期间如出一辙,配送时间同样表现出了拖累与支撑效果。然而金融危机期间并没有疫情管控,虽说我们可以用经济活动转弱,企业缩产、市场需求下滑等原因综合导致交运配送意愿降低来解释,但这不禁让人开始怀疑“配送时间越慢,经济越繁荣”的假设是否合理。


2.2.jpg


PMI是一个环比数据,当对环比数据做12个月的移动平均处理后,便可转化为同比数据。进一步,通过对同比化后的配送时间与PMI制造业做滚动回归得到相关系数,便可直观看到二者间的相关情况是否稳定。如下图,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配送时间与PMI制造业之间满足相关关系为负的时间,从2005-2022年占比不超过50%,并且只在2015-2019年期间稳定为负,这意味着在其他时段,配送时间分项与PMI制造业的相关性,要么是正相关,要么是不稳定。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08年金融危机数据表现与新冠疫情相仿,因为配送时间长便代表着经济繁荣这条经验规律本身就不是一如既往的。


2.3.jpg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将供货商配送时间纳入PMI计算不科学,至少由上面的分析可以明确,配送时间能有效降低数据的波动水平,减少因单纯工业生产行为造成数据的失真。美国ISM与Markit PMI都将配送时间纳入综合数据的计算内,也都充分说明了该数据的计算价值。


剔除时间看PMI也是可取的,但重点在于,不能在配送时间拖累总指数的时候剔除,而在之前支撑总指数不下滑的时候熟视无睹,因为二者所面临的基数水平各不相同。总结下来,保持PMI前后的观察口径一致,客观看待数据走势,比拆解分析配送时间的影响要来的更加重要。








重要声明:本平台所发布文章仅供参考,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销售要约,投资者不应当以文章内容信息取代其独立判断或依据该信息做出投资决策,对于投资者依据文章信息进行投资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司不承担任何责任。私募基金有风险,投资者应仔细审阅相关私募基金的合同文件,全面了解风险后,结合自身投资需求、投资经验以及风险承受能力做出投资决策。


版权声明:本平台所载文章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以及版面设计)等著作权在内的所有权利归明毅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所有。如需引用或转载,应当注明出处,且不得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违者我司有权追究侵权者责任并要求赔偿损失。


END





关于我们

明毅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毅基金”)是一家专注债券市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 

明毅基金成立于2012年,2014年成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员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会员。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