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全年及12月经济数据点评:稳增长压力凸显,需要政策呵护

明毅基金   2022-01-20 本文章50阅读


随着经济数据的公布,前期市场对于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的担忧得到印证。就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及堵点的疏通,明毅基金就市场关心的问题展开阐述。


一、如何评价2021年中国的经济形势?


从全年数据来看,8.1%的经济增速尽管大幅高于政府年初设定的6%左右的增长目标,但明毅基金认为,受低基数效应影响,6%的增速远不具备比较价值,经济远没想象中的那么好,反而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很大。2021年我国全年经济增长8.1%,两年平均增长5.2%,乍一看数据还算可以。但从季度数据看,四季度经济增速仅为4.0%,创下了有统计数据以来,除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前两个季度之外的最差表现,经济下行的压力可见一斑。


2021年初,主流机构对当年经济增长的观点是“强反弹与弱复苏”,但实际情况却是经济在经历了强反弹,弱复苏后,进入了衰退区。主要原因是,与2020年相比,2021年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发生了显著的改变。这种驱动力的不可持续进一步凸显了2022年稳增长的压力。

1


二、从需求的角度看,中国经济表现如何,未来走势如何演变?


从需求的角度看,2020年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是外需+地产。2021年外需持续超预期,但内需持续疲软,消费乏力,地产投资熄火,基建增速缓慢,仅有制造业投资增速尚可。


1.外需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但未来动能边际减弱。2021年,人民币计价下全年出口同比增速高达21.2%,年内增速持续、显著超出市场预期,成为了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根据明毅基金估算,2021年四季度超过50%的经济增长有赖于出口的推动。但出口的动能正以很快的速度减弱。从月度高频数据能够清楚的看到相关趋势。明毅基金观测到,2021年下半年以来,与出口的高增长相伴的却是PMI新出口订单支出持续在枯荣线以下,我国出口量和出口交货值也从高位回落。这意味着,出口的高增长更多依靠的是价格的上涨而不是量的增加。放眼,2022年,考虑到目前已经较高的基数效应和市场份额,我国出口想维持前期高增长的态势难度非常大。此外,域外发达经济体宽松政策的退出和新兴经济体(如越南)供给能力的恢复,也会对我国出口表现带来冲击。


2.居民消费持续疲软,成为四季度和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拖累项。以2021年12月份消费数据为例,当月社零总额同比增速仅为1.7%,显著低于市场预期。放眼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速仅为3.9%,较疫情之前的平均水平下降了近4个百分点。对于消费疲软的原因,明毅基金认为,可以从几个方面进行分析。一是,疫情的常态化出现在客观上制约了居民的消费行为。如受多地爆发疫情的影响,12月份餐饮收入增速转负;二是,居民的消费信心和能力不足。如根据央行调查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不管是居民当期消费信心还是未来收入信心,都处于很低的位置。与消费相比,受访居民更倾向于增加储蓄,作为突发事件的预防性措施。此外,中小企业作为解决我国居民就业的主要力量,占比近80%。2021年下半年以来中小企业经营压力持续加大。以PMI小型企业为例,其值已经处于新冠疫情以来的最低状态。重要的是,中小企业的经营困难会直接影响到居民就业和收入,这会进一步冲击消费者信心。12月,城镇调查失业率进一步上行至5.1%,当月新增就业人数的持续收窄也印证了当下经济景气度较弱,吸纳的劳动力岗位数量在边际减弱。


3.地产与基建方面,作为传统调控政策的主要抓手,两者投资增速在2021年集体失速。在明毅基金看来,地产与基建作为居民部门和地方政府部门加杠杆的主要领域,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年初两会定调稳杠杆的形势下,两者的失速不难理解。


从地产看,2021年,地产监管政策的发酵以及预期的转变,推动房地产投资和销售双双走弱,全年地产投资同比增长4.4%,处于今年以来的最低值。从12月的数据看,地产相关数据继续走弱,销售、拿地、新开工、竣工、投资等较上月均有明显回落。就地产行业未来的走势,明毅基金认为,若地产调控出现实质性宽松,则会改变前期“以稳为主”的严调控措施,这要看监管层稳增长的决定。除此之外,保障性住房开建将成为对冲地产周期下行的重要抓手。


从基建看,2021年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速仅为0.4%,财政对经济托而不举的姿态,一度令市场困惑。对此明毅基金认为,基建投资的乏力更多是决策层的有意之举,这从年初公布的近年来最低的财政支出速度、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进度的推后中可以得到印证。其背后的考虑是,抓住中国疫情周期大幅领先的时间窗口,探索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逐步转变原有的经济发展方式。需要注意的是,12月,年末稳增长政策的逐步出台拉动基建投资显著回暖,当月同比增速有上一月的-7.3%上升至3.8%。明毅基金认为,2022年基建投资从项目来源和资金来源看都可满足相对更高的增速。


4.制造业投资方面,2021年总体表现较好,但结构性特征明显。2021年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3.5%,两年平均增速5.7%,超过疫情前2019年3.1%的水平。对此明毅基金认为,产业升级带来的投资机会是促成制造业投资高增长的重要力量。2021年高技术产业投资比上年增长17.1%,两年平均增长13.8%,比全部投资快9.9个百分点。此外,在经济转型中,传统制造业投资仍居于主导地位,其对稳增长的边际贡献更大,需要更加温和的政策环境。2021年,受环保及能耗双控相关政策影响,国内部分地区出现了拉闸限电的情况,对传统制造业的正常生产和信心带来一定冲击。未来制造业投资的稳定增长,需要更温和政策环境的呵护。从12月份的数据看,当月同比11.8%(前值10%),四季度工业产能利用率回升至77.4%,较三季度出现回升。这体现了前期监管政策的微调在推动制造业投资的边际改善。


2


三、未来稳增长的核心在哪里?


明毅基金认为,稳增长的核心在于宽信用,这是把握2022年经济走势及资产配置节奏的主旋律。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经济受到广义需求不足的困扰。从社融增速看,2021年社融增速为10.3%,较年初下降了3个百分点,主要受信贷需求疲软的拖累。贷款需求的疲软,一方面受到地产下行周期中,居民购房信贷需求意愿的影响。另一方面,PPI与CPI剪刀差的持续拉大,也影响到了部分中下游企业生产活动的积极性。这从代表资金活化指数的M1增速在2021年的持续走低可以看出。此外,中央对于地方政府去杠杆,也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了地方政府的信贷冲动。


要实现宽信用,如前文所述,首要问题是疏通由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的堵点。众所周知,信用易松难紧,宽信用的实现也绝非一蹴而就。这需要更加温和的政策环境,即“货币搭台,财政唱戏,产业纠偏”。

3











重要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布文章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的投资建议或销售要约。基金有风险,投资请谨慎。

END





关于我们

明毅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是一家专注债券市场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 

明毅基金成立于2012年,2014年成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员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会员。


一键咨询